B

向往。

喜欢你那么久,都快成习惯了

只想一个人好好磕cp,其他的什么玩意儿都别来烦我。

以后这里就用来记录待办事项吧要命了

反正记在其他地方我也不会看。


1. 《最后的武士》影评-Frank

2. KP/PP阅读-Jay

3. 大众传播与广电概论笔记

4. Sullivan law case presentation-Jay


又是一段郁闷到要靠写博客排遣的日子

抑郁


肥肠抑郁。


都不知道怎么了……好吧其实是知道的,就是不想面对。


做人好难,坚持下去好难。


啊。


说着要努力了结果完全没有动静。


说着下次不能这样了结果还是奋不顾身。


说了一万遍这次一定要放手了,可是那一瞬间还是整个人完蛋。


完蛋了。


完蛋了。


完蛋了。

到底是经历了什么,才会变成现在这种悲观对待感情的状态

昨天早上的小记者与大帅哥的结局

想写一个这样的故事

一个小记者下雨天回家,捡到了一个穿得很拉风的长发帅哥。

帅哥面瘫,无口,但是打架很厉害。对小女孩如战友一般温暖,对小男孩如寒冬一样残忍。

帅哥没有工作,只有一套白色大袍子,特fashion。还有一个怎么看怎么不像好人戴的面具。饶是如此,小记者还是把他收下了,每天勤勤恳恳买菜煮饭投喂,帅哥也就这么住了很久。

有一天帅哥对小记者说,其实我是异次元来的人哦,想来考察一下你们人类的,结果被大boss派来的同事打成了狗。现在我要开始组织扳倒大boss 了,可能要走了。

小记者说哎别啊那我跟你一起去吧,帅哥想了想答应了。

帅哥的敌人们果然是异次元级别的,每个人都有一套拉风fashion的白袍面具不说,武器也都千奇百怪。小记者一个英俊的花瓶在一众暴力分子之中艰难存活,十分辛苦。

打了很多次,帅哥终于找到了他那个sb同事的下落。当然,她的装备也很fashion。

于是他们就又打了起来,打到一半一个姑娘窜出来抱住了sb同事。于是小记者意外听讲了一个因为discrimination而出家复仇的姑娘的故事。

太tm惨烈了。小记者心想,下意识回头看了看帅哥。

帅哥叹了口气,说,我们组队去打老怪吧。

俩姑娘说好吧好吧能干倒他都听你的。

于是他们开始了一段热血少年漫必备的游行,路上收编了一对基佬一对男女。整个队伍除了自己都是脱团狗,小记者压力好tm大。但是,他不知道帅哥有没有女朋友。

渐渐地,他的心思发生了变化。他发现自己有点喜欢这帅哥,生性随意的小记者心想,啊,要是对方不那么直我就下手吧。

但是就一直拖着了。不过呢,小记者觉得这帅哥应该对自己有点意思。

可是帅哥也太男神了啊,长得帅,打架拉风,还是时下最流行的冷酷气质。omg

就这么一拖再拖,中间发生了很多事。小记者渐渐觉得他不喜欢自己,就不自找没趣了。

然后便到了boss战,不得不说这个boss很鸡贼,一声不吭把整个城的人绑架了。好咯,那么我们还是得吭哧吭哧打不是吗。

但是主角光环毕竟笼罩帅哥,一番恶斗与智斗之后正义的一方还是赢了。小记者大喜过望啊!但是不知道帅哥怎么样了,这是也不管矜持了,到处去找他。

在一片废墟上找到了他,还是很拉风,很帅。

小记者突然内心怦然一动。啊。此情此景,不是很适合告白吗?

于是他靠近,想说我喜欢你呀。爬废墟爬到一半,看到胸口刺穿了一把剑。非常眼熟的奇形怪状,是帅哥的爱剑啊,和袍子面具同等的拉风。

没有抬头的力气了,他想。眼前已经开始发黑了,喉咙里滚动着没有来得及出口的话,但是不会有人想听。

就这样吧,他最后看到的。是……什么也不是,他只是低着头吭哧吭哧爬山而已,只看到一片焦土。

恶俗小说里说的原来都是真的,莫名其妙出现的主角很可能就是那个十恶不赦的boss啊。

太坏了,这人。

又是一个莫名焦虑的日子

  我只能安慰自己,情绪不好、动力不足、不想干活只是因为没有太阳。

  今天是三月十八号,星期五,离BVS上映还有一周,我要向作者们催稿了。

  开学前两周虽然状态一般,可是还是能勉强保持积极向上。本周周一原本也挺好的,星期二的时候因为意外打击消沉到了现在。

  我也不知道怎么了,明明自己不怎么样,却十分无法容忍被别人比下去的感觉。

  完全不能。

  完全不能。

  我才是最好的嘛。

  原本今天早上想着整理一下笔记,可是起床以后思绪乱得仿佛要爆炸。情绪的起伏也一阵接着一阵的。看了看以往类似的日记的时间,发现其实好像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这样。

  忍忍吧,再忍忍吧。这段日子过去了就好了。

  早就过了没人问候陪伴会难过得飞起的日子了,虽然还是个小屁孩,可是有些事情还是经历了一些。

  至于因为不优秀和低能而带来的苦痛,那三年已经受够了。不是很想再体会一下。现在回头看要是当初没有那个一念之差,可能现在还会是个无法无天特别可爱的小青年。

  回想以前那种被老师鄙视,被同学欺负的日子。完全说不出什么这都过去了,我要大度,这塑造了我这样的话。

  前两年压力大的时候会拿这个安慰自己,现在压力虽然也不小,可是可能还是明白了一些。

  就是放不下,就是过不去,就是不能停止痛恨。

  啊,一大早地说这些真的好吗!

  马上还有听力课呢,可是这个星期的standard也没有听,唉。

  整个星期的计划都没怎么推进,除了那些比较必要紧迫的事务以外。

  BTW,我真的很不赞同那种放学生鸽子的朋友,可能对方不是故意的,但是这样一系列牵连出来的事儿也太大了。受不了。

  一直在吐槽别的同学上大学以后性情大变阴晴不定,其实我才是那个变化最剧烈的。有好的也有不好的。其中最莫名其妙的就是不知道从哪来的我一定要当第一的中二感。

  昨晚看了spotlight,上豆瓣找影评的时候看到一个哥大新闻院的人的影评。心中蛰伏已久的欲望又破土而出了。好想去,好想去,好想去。

  其实也不知道以后到底想干什么,这就跟小时候纠结要考清华还是北大一样的心情。

  真的好难过,野心那么大,能力那么小。

  (此处应有生动形象的表情包)

  可能只是想体会一下从小到大都没有感受过的做最好的感受吧。

  毕竟相比较于其实不是那么人生赢家的过往来说,未来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希望的。

  一点点而已。

是 心里不爽。是 心里有忧。但是不得不承认批评是有道理的,我所不能接受的只是它的方式而已。我也是个普通的小孩儿。我想做个更好的人,不想被短浅目光和自我告慰拖累。那么就迎接一切吧,迎接远处的风与山丘,迎接最跌宕起伏的未来和爱情。

十元热面在长河天井

十元

你怎么了。


这是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。

 

短暂而有限的生命,并不能阻止常人对无限永生的向往与摹绘。在大多数人的幻想中,长生者视时光如无物,动辄千百年逝去,他自潇洒如初。这种想法有点道理,至少对于大多数拥有恒久生命的人来说,忍耐与消磨是生命的必须部分。在这漫长的枯燥无味之中,时光的概念也就这么模糊了。

 

然而对于我来说,无论生命跨过了多少分秒,它们都是鲜活的、跃动的、真实存在着的。

 

难以忍受的。

 

  • 三百分之一,对于我来说,目前为止。

 

可我照样不能忍受这样孤独的一年。

 

可我却这样孤独了许多许多年。

 

适应寂寞需要很久,我还没有度过这个“很久”,我需要陪伴,需要消磨,需要五彩缤纷的东西塞进空荡荡的躯壳里。

 

这些东西不是好找的。人世间纷乱繁杂,照理说不会没有我想要的聒噪和浮动,可我却三百年如一日地,寻之不得,求而不得。

 

文字游移到这里,正确的走向应该是“直到今日”开头的一句感慨。

 

我的确等到了一个“直到今日”。

 

不过,凡是总有不过。凡是总有终结。

 

那个今日不见了。

 

他不见了三天,我便失魂落魄。然而我是明白的,他将这样继续不见下去,三天、三月、三年、三十年、三百年。

 

我总要度过一个又一个三百年,在空白空白空白中烦躁地挣扎。

 

他都不将再出现,再问我,再看我。

 

我要讲的,是一个这样的故事。

 

是一个时间对众生平等的故事。




长河

女朋友把酒杯推开,以这样的动作告别了这场告别。

 

她说我自私自利,胸无大志,一心只顾自己,心无国家未来。

 

我居然觉得她说得非常有道理。

 

你表现得人模狗样,假装正直无双,对人和和善善。可是我觉得你恶心。

 

你不会懂很多,你不知道为什么有人会为几百年前的事情流泪。

 

我确实不懂啊。

 

她推开了酒杯,结束了这场告别。我没有发呆,五分钟后起身离去。车子留在家没有开过来,我想的是浪漫的晚餐后一场掺杂着晚间湿漉微风的散步。

 

路边站着一个老人,风把他的银发卷得慌乱。他看了我一眼,我看着他。

 

好久不见,我对他说。可是我并不认识他,我只是想努力说服自己——你看,我是可以关怀陌生人的。

 

我不是一块石头。

可是有人不懂。她以为剖开了我的心,可却搞错了位置。

 

迷迷瞪瞪的,喝多了酒。

 

我和那位老者握手。这么晚了,人这么少,能够相遇,还都心碎着。

 

不容易,是缘分。

 

我觉得我以前应该也和别人这样握着手,我们互相捏捏对方的生命线,在阳光和浮尘下告着别。

 

“你的心是热的。”

 

 


热面

作为一个侠士,挨饿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 

那家酒肆亮着灯,于是我推门而入。屋内无人,一只老猫眯着眼。

 

店家。我说,来碗面。

 

一个小姑娘冒了出来。好的哎,她笑眯眯地接过两块银元。

 

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。

 

女侠,你想勾搭我?

 

哦,我以拳击掌。我想起来了,我们在梦里见过。

 

你是大户人家小姐,我是大户人家下人。我是老爷收来的浪人,你是老爷心爱的独女。

 

很多事情就不必多说。

 

大户人家遭贼,我夹着小姐杀出重围。山里风冷,所以我不懂为什么有钱人喜欢在没人的地方建房。

建屋、煮饭、行商。我一个人做,你是大小姐,你天生该被宠。我也乐意宠。

 

仇家找上了门,我在镇上和老油条砍价,赢了一块碎银。回到家引来一阵心碎。

 

后来我浪迹天涯,我四处为家。如今找到了你。

 

别扯了。小姑娘还是笑眯眯的,扭头过去,小辫子扫过我的鼻尖。

 

面里却掉了几滴泪。

 

 

 

天井

我们能在一起,是一切奇迹的集合。

 

我在天井里发现一个女人,披头散发,蓬头垢面,看起来像你逝去的爱人。

 

你不要落泪,我们收下她便是。好好养着,她一定受了很多苦,什么都不记得了。

 

你说我怎么办,我不会在意这个。

 

我只是在想,她哪天想起我的利刃,那时我该如何面对你。

 

要是我说,我并非为了得到你而害她,你会信吗?

 

我在狱中,一边写这封信,一边想着。


2016.01.06